边院门户网站
网站公告:

边院门户网站>国际>专访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合作才是中美必然的选择

专访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欧伦斯:合作才是中美必然的选择

发布时间:2019-11-20 18:36:58 热度:1784

[环球时报记者易云·李依馨]今年恰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和中美建交40周年。作为中美建交和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人和见证人,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斯蒂芬·劳伦斯(Stephen Lawrence)对中国的发展和中美关系的前景有着独特的理解。"长期以来,我对美中关系持乐观态度."不久前,在北京举行的泰和文明论坛上,劳伦斯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感触颇深。他还哀叹中国近年来经历了巨大的变化,但美国仍在原地踏步。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成立于1966年。它是美国第一个介绍、讨论和研究当代中国的机构。它为中国乒乓球队对美国的历史性访问做出了贡献,并长期致力于促进美中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合作。该委员会由研究中国问题的著名学者以及来自商业、劳工、宗教、学术和非政府组织的人士组成。回顾过去,劳伦斯认为战略竞争不会成为两国关系的“真正威胁”,中美人民最终会认识到合作是我们的必然选择。

"中国经历了根本性的变化,但美国仍停留在原地."

环球时报:作为中美建交的见证人,你如何看待新中国在过去70年的变化?

劳伦斯:10月,我将庆祝我访华40周年。我清楚地记得,1979年10月19日凌晨1点,当我第一次来到北京时,接待我的中国单位派人去机场接我,并把我带到北京饭店。后来,我在那里住了两年。我仍然记得深夜,从老北京机场到北京饭店,路上几乎没有汽车。在我的印象中,我看到了经过我们身边的马车,看到了一些自行车,但是我没有看到任何其他的车辆在路上行驶。

我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见证人。中国过去40年的经济发展确实是一个奇迹。与我第一次看到的相比,中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不同的城市建筑;以前没见过汽车,但现在中国城市的交通堵塞往往非常严重。由于医疗服务的改善和饮食中卡路里的增加,今天中国人的精神面貌与40多年前大不相同。我仍然记得当我去哈尔滨和其他地方出差时,一些居民区没有自来水,没有室内管道,甚至没有电,这让我非常震惊。但是现在到处都是摩天大楼和空调。即使在冬天,室内也很暖和。

环球时报:还有什么变化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

劳伦斯:另一点是,过去,中国大学生毕业后被分配工作。你没有权利决定你将做什么样的工作,但是你被告知要做什么。但是现在中国孩子可以决定他们和家人的命运。他们看起来更好、更健康、更快乐。简而言之,中国的变化是根本性和彻底的,而美国保持相对不变。

你知道,当一个国家在国防上花了这么多钱,它还能有足够的钱来更新基础设施吗?我们还能负担得起教育经费吗?还有扶贫资金。它应该从哪里来?我女儿是马里兰州巴尔的摩的一名教师。她的学校非常缺乏资金。每次看到他们筹集资金,我都感到非常难过。不幸的是,这就是美国正在发生的现实:我们没有把预算花在我们真正需要的地方。每次我去美国各地的机场、火车或地铁,我都能看到美国基础设施投资的失败。美国的基础设施可以说是“可悲的”——它们大多建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引入新技术。纽约地铁信号系统已经几十年没有被取代了。当我从纽约坐火车去华盛顿的时候,糟糕的轨道系统总是让我感到头晕和恶心,旅程花了我3个小时。我想如果我在中国,我早就到了。因此,我认为美国不应该把钱花在地缘战略竞争上,而应该花在真正能帮助人民的事情上。

"美国对华政策损害了绝大多数美国人的利益。"

环球时报:你认为美国政府当前的对华政策如何?

劳伦斯:现任美国政府从未对其对中国的战略目标有明确的定义。不久前,美国国防部的报告称中国为“修正主义大国”,并将中国定义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老实说,我不明白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你为什么说“中国是修正主义大国?”我也没有从美国政府那里得到任何明确的解释。

美国国防战略还提到,美国需要在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中投入更多资金,但他们不知道这笔钱具体花在哪里。其中一些人还断言,“中国正试图成为东亚的霸主”。对此,我只想回答说:真的吗?事实并非如此。

环球时报:你认为最近两国贸易谈判中遇到的障碍如何?

劳伦斯:我认为两国在其他领域的冲突正在影响贸易谈判。例如,两国在安全领域的关系恶化,以及美国将中国列为战略竞争对手,都导致了一场更加激烈的贸易战。目前,国家安全问题和政治问题都在影响贸易问题,而后者将对前者产生不利影响。

环球时报:《华尔街日报》网站最近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美国对中国的反弹走得太远了吗?”你认为这个观点怎么样?

劳伦斯:我认为美国目前对华政策将损害绝大多数美国人的利益。有些人可能从中受益,但这只是少数人。因此,美国政府采取的一些行动现在真的令我困惑。

美国已经采取措施提高关税,但这伤害了普通美国人,尤其是最贫穷的普通美国人。根据我们目前的估计,由于贸易战,每个美国家庭每年将额外支付800至1000美元。如果你是一个富人,这当然不会影响到你,但是如果你的年收入只有15000美元,那么1000美元的额外支出意味着你必须放弃许多你以前能够负担得起的商品。因此,美国采取的政策对美国的穷人非常不公平。

环球时报:你提到了那些被贸易战伤害的普通美国人。他们的想法会影响美国决策者的下一步行动吗?

劳伦斯:普通美国人显然没有从贸易战中获益。然而,在目前支持总统的基本板块中,有一种声音认为,即使他们不得不吞下“苦果”,不得不失去中国的大豆和玉米订单,为了赢得所谓的“与中国的公平竞争环境”,这种损失是值得的。我认为这些混合的公众意见,包括资本市场的反应,将共同影响总统的下一个决定。

"上海和纽约的母亲也有同样的担忧。"

环球时报:你多次强调,你“对中美关系持乐观态度,尽管现在正经历一个困难时期”。中国和美国应该做些什么来摆脱目前的困境?

劳伦斯:我们可以从许多小事开始,形成一些积极的势头。例如,中国公众舆论将指责美国是中国当前一些问题的“幕后”,而美国公众舆论夸大“中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坏事”,并想把美国赶出东亚,而不是向公众讲述中美之间的正面故事。现在,两国政府和像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这样的组织应该做的是互相传递更多积极的消息。

我长期对美中关系保持乐观的最大原因是(相信)美国人民和中国人民。我相信两国人民之间仍然有着牢固的联系。在美国,有36万名来自中国的大学生和研究生,而在中国,也有成千上万的美国人。他们之间有各种各样的关系。最终,他们会得出同样的结论——只有通过合作,我们才能共同应对世界上的这些真正威胁。

我总是说,上海母亲和纽约母亲对自己的孩子有着同样的担忧:2008年的金融危机让她们担心自己孩子的职业发展;美国人经历了9月11日的悲剧。恐怖主义是对美国和中国的共同威胁。我们一起抗击埃博拉病毒……所有这些都是我们面临的真正威胁,而不是南海问题、台湾海峡问题或战略竞争。

我认为人们最终会意识到这一点,我对此充满信心。也许美国的民主模式会减缓这一进程,但总有一天我们会得出正确的结论:美国和中国不会“脱钩”或创造两个完全孤立的技术生态系统,合作是我们不可避免的选择。

山东十一选五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