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院门户网站
网站公告:

边院门户网站>财经>“中国芯”智造人张汝京:那是一个追求理想的时代,理想可以驱动

“中国芯”智造人张汝京:那是一个追求理想的时代,理想可以驱动

发布时间:2019-12-01 10:17:42 热度:1516

《经济观察》记者沈张宗为和张汝京开始回忆过去。即使是2009年他从SMIC辞职的艰难时期,他也不以为然。这是2019年9月5日下午。他刚刚参观了一个半导体技术研究所,并将在晚上会见几位投资者。中兴通讯2018年的连锁反应正在中国发生,投资者开始密切关注芯片行业。

美籍华人张汝京,现任芯片(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董事长,出生于中国大陆,在台湾长大。他在美国学习和工作了30多年。52岁时,张汝京组织了400多名华侨回国创业,成立了中国第一家高端芯片代工公司——中国核心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China Core International Integrated Circuit Manufacturing co .,Ltd .),据信这大大缩短了中国内地与海外半导体技术的差距。

现在他开始了他一生中的第三次冒险。2018年,他在青岛成立了芯片(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芯片”)。他筹集了81亿元,将ic制造厂的生产能力分享给ic设计公司和终端应用公司,希望填补芯片产业链中薄弱的制造环节。项目完成后,可以实现8英寸芯片、12英寸芯片、光掩膜等集成电路产品的大规模批量生产。如果项目进展顺利,工厂将在年底前实现第一阶段的全生产线生产。

张汝京公司位于青岛西海岸新区国际经济合作区。他的办公室装修很简单。书架顶部有各种各样的真实芯片,包括中国制造的第一个0.13微米存储芯片、第一个铜互连芯片、第一个符合28纳米规格的12英寸芯片和第一个12英寸硅片。这记录了他对中国芯片的开拓过程。

在他的书柜里,一边是微电子书籍,另一边是一些圣经。采访结束后,他把其中一个交给了记者。

张汝京是21世纪初的回归者之一。他曾经怀着爱国的心回到祖国,但他也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带领团队建立工厂的效率打破了中国的记录,但他也面临着平衡工业发展和财务回报的压力。在SMIC的一场专利纠纷中,他被迫离职,但最终再次起航建造下一家工厂。“如果我们只能爱那些可爱的人,我们的爱很简单,如果我们也能爱那些不可爱的人,那么这种爱就是真正的爱,”张汝京说。

回到中国创业

张汝京在美国德州仪器公司工作了20年。美国是集成电路创新的源泉。ti也是美国工业辉煌发展的缩影。在此期间,张汝京在美国、日本、新加坡、中国台湾省、意大利等地建立了近10个晶圆厂。在申请从ti退休后,他原本打算直接返回大陆,但由于种种因素,他只能先回到中国台湾省。台湾的工业电子在20世纪90年代发展迅速。在纵向分工的趋势下,以TSMC为代表的一批公司正在崛起,成为全球集成电路行业的一支重要力量。

在台湾逗留期间,他多次去大陆旅行。张汝京回忆道,“中国占全球芯片市场的一半以上,但2000年,中国大陆没有企业能够实现高端芯片的大规模生产,几乎没有人掌握相关的国际上更先进的大规模生产技术”。

张汝京说,当时,一群业内人士邀请张汝京回到大陆创业。“他们问我是否能回到大陆。他们说,中国在半导体领域与世界有很大差距,现在他们真的想赶上世界水平。”

2000年初,52岁的张汝京回到了中国大陆。在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的支持下,他决定带领团队在上海建立一个先进的晶圆厂,SMIC。

棘手的问题是,人们来自哪里?当时,大陆拥有高水平的微电子人才,但大部分是科学研究,缺乏工业人才。行业的成长和转移路径决定了大多数人的职业选择。虽然一群华侨有微电子教育背景,但他们在国外学习后往往选择留在国外工作,因为当时国内没有相关的公司。

9月5日,索恩公司设计和系统集成部副总经理寿郭萍告诉《经济观察报》:“有多少人大部分时间都在国外度过。尽管外国公司的工资很高,但谁不想回家呢?”寿郭萍2000年在SMIC服役。

根据寿郭萍的记忆,当时,中国同事开始在一些聚会或工作中讨论回国。“每个人都看到了中国和世界在芯片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这个国家非常需要半导体。此时回到中国创业的人是中国半导体的先驱。”

虽然寿郭萍也有回国创业的想法,但他很虚弱。"每个人都想回去,但是谁来喊呢?"

张汝京出现了。

2000年初,张汝京去美国招募半导体人才,并为此目的发表演讲。每次会议厅里有200或300人,几乎所有的观众都是中国人。“当时我非常兴奋。我告诉他们,作为一个在台湾长大的中国人,我会放弃对美国和台湾的优待,回到大陆去服务。你是在大陆长大的。你不想回去吗?”

张汝京提到了一个细节。听了之后,医生考虑了很长时间。最后,他哭着对妻子说,“我们回大陆去吧”。2000年,医生离开美国,加入SMIC团队,为半导体铸造行业服务了15年。

两个月后,张汝京的团队有十几个人。六个月后,这个团队增加到600或700人,其中400多人从海外回到大陆。张汝京说,“当时,除了已经加入美国的中国人之外,海外团队成员还包括100多名美国土著人、30至40名意大利人、60至70名日本人和韩国人。

张汝京说:“这是一个追求理想的时代,它能激励人们的心。”他与绝大多数参与者交谈,“这些人有各种各样的理想,一些人追求成就感,一些人出于爱国主义,还有一些人说如果这次我成功了,我将不会后悔一辈子。”

技术进口

半导体是科技领域典型的“大投资”产业。在其自己的产业链中,半导体晶片制造的资产相对较重。

2000年,SMIC的独特之处在于外资结构和国际化团队。张汝京认为,在某种程度上,这种特殊性给了SMIC生存和发展的重要条件——外国投资以及从欧美国家进口技术和设备的许可证。

在从各种渠道寻求融资后,张汝京发现外资对张汝京的项目比国家基金更有信心。2000年4月,张汝京在上海设立了SMIC。该公司的注册地位于开曼群岛,开曼群岛被用作筹集资金的平台。它还作为外国投资者在上海设立了一家工厂。该项目的第一阶段筹集了14亿美元。其股东包括华侨、海外风投、海外投资银行和国内企业。他们计划同时在香港、中国和美国上市。

芯片制造企业对资本的需求很大一部分来自测试和生产设备。它们复杂、精确且昂贵。更重要的是,欧美国家已经拥有成熟的半导体制造设备技术。在当前条件下,从发达国家进口是唯一的追赶途径。

根据张汝京的回忆,SMIC需要向其他国家申请出口许可证,但当时大陆半导体行业仍面临海外技术封锁。20世纪90年代,中央政府设立了908和909个项目——这两个项目旨在对不同技术的芯片生产线进行本地化,并相继拨款近100亿元——因为欧美国家也因进口设备和高端逻辑技术的封锁而面临许多困难。

张汝京对寻求相关人士的谈判感到不安,但令他惊讶的是,“许多企业和项目没有获得进出口许可证,但SMIC获得了”。张汝京认为,这与SMIC对美投资的背景和中美关系有关。

2001年9月,SMIC第一个采用0.13微米技术的芯片成功完成。这家拥有1000名员工的公司仅用了13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从建厂到生产第一个芯片的过程。

核心变革

坐在办公室里,张汝京回忆起10年前的一段时间,这也是他在内地创业以来经历的最艰难的时期。

随着快速扩张,SMIC急需资金,但不幸的是,该公司几乎没有获得国家资金。20世纪初,中国没有一大笔集成电路基金。尽管中国政府非常重视半导体,但支持的重点仍然是国家项目。当时,像SMIC这样在海外注册、拥有多元化股东背景的公司看起来像是“外国人”。

张汝京曾在一个会议厅要求政府官员投资。他说,“虽然我们是外国投资者,但我们正在做一个民族产业”。那次,他终于申请了一笔钱。

张汝京说:“当时非常令人欣慰。毕竟,即使是那些认为外国投资或合资企业不应该申请国家资本支持的人,也或多或少地存在。”

张汝京表示,该公司在战略部署上面临巨大压力。当时,SMIC只有两家中型8英寸晶圆厂,这两家晶圆厂刚刚开始实现盈利。然而,从国家战略的角度来看,相关领导希望加快12英寸晶圆厂的布局。然而,12英寸晶圆厂设备的严重贬值将造成巨大的经济压力。

最终,张汝京还是咬紧牙关,在北京部署了一家12英寸的工厂。当时,即使是像TSMC这样资本雄厚的企业,也只是在建了四个8英寸的大工厂并获利后,才开始部署一个12英寸的工厂。这个决定在股东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

张汝京说,“我们正在做的是中国芯片行业应该做的。一些进口许可证国家项目尚未获得,但我们很幸运获得了这些项目,因此我们应该承担这一责任。”

寿郭萍认为,张汝京经常从国家层面考虑公司的发展,而SMIC有着多元化的股东背景和不同的利益。很难统一是追求财务回报还是国家工业利益。

在巨额投资和扩张的野心下,公司的年收入从2007年到2009年持续下降。与此同时,SMIC也面临来自外部的挑战。从2003年开始,TSMC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起诉SMIC不当使用TSMC的商业秘密,并要求赔偿。从那以后,双方之间发生了许多专利纠纷。

在内外困难下,许多企业应邀收购SMIC。经过几次谈判,张汝京顶住了外部压力,决定将公司控制权移交给国家。2009年,大唐控股以1.72亿美元收购SMIC 16.6%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2009年11月底,TSMC和SMIC达成了一项为期6年的专利纠纷解决方案,解决方案的条件之一是张汝京离开SMIC。

2009年,张汝京离开了他创建的SMIC。

又出发了

回顾过去,张汝京说他的第一个意图是为这个国家建立一个半导体工厂。他从未想到会有如此复杂的情况。“我在大陆已经十多年了。像许多人一样,我怀着对中国的热爱回到了祖国,并愿意发挥自己的优势,为国家服务。但有时它确实很贵,”张汝京说,思考着真正的爱意味着什么。“如果我们只能爱那些可爱的人,我们的爱很简单。如果我们也能爱那些不是的人,那么这种爱就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爱国主义意味着,无论你身处何种环境,你都必须全身心地投入其中。”

面对所发生的一切,张汝京松了一口气。他说他离职是为了SMIC和TSMC之间的和解,但他不想永远接管SMIC。他很高兴看到SMIC不断进步。

离开SMIC后,他履行了与TSMC 3年内不从事半导体相关行业的协议,并加入了光电行业。2014年,他接受戴蒙院士的邀请,成立上海鑫盛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实现了300毫米硅片的批量生产。2017年6月任务完成后,他离开新生,开始规划中国第一个“cidm”项目。2018年4月,他成立了“青岛”集成电路有限公司

张汝京仍然每天工作将近12小时,他的家在公园里。目前,张汝京正在计划最新一期的融资,有时会在一天内联系多个投资者。至于索恩的计划,张汝京希望工厂建成后,产品能够顺利投产,国内急需的芯片能够生产出来,上市能够尽快完成,从而不辜负股东的期望。

当被问及项目成功后的下一步时,张汝京回答说:“我希望国家能尽快实现芯片的自治和控制,而不是被卡住。”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已访问了元本,向[1 c6n 0 G7]查询授权信息。

吉林快三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内蒙古11选5 河北11选5 河北十一选五